• 大概有半年没见过她了。我们约在一间开了20年的居酒屋相见,说好要一起干杯,诉情殇。

    我把一些事剪短告诉她,她很惊讶,说怎么会变成这样,然后问过,你难过吗。

    我说,超级难过,超级心痛。但我现在面对你,不能表现出来,面对朋友们也一样,若无其事的样子,甚至依然告诉他们,挺好的呀。回到家独自面对自己的时候便放声大哭起来,也曾想过与朋友宿醉的时候哭个稀里哗啦被安慰,可是一见到你们我就自动收起我的心痛,也曾想过在难过的时候打个电话被安慰,可是打给谁才是最安全的举止? 

    她再一次惊讶,说,他怎么变成这样了,想当初,他还故意认识你身边的朋友,每天找我问我怎么办,问你的朋友如何是好。想当初,他用了那么多个月追你,傻傻的因为一个微笑,一句话,一次答应的晚餐就开心好久。为了你,他开了一个微博,为你记录每天的心情.....

    是啊,人生若是如初见。 

    想想那些青涩的举动,于是我对他说,以后,你不再会对另一个人付出这么单纯幼稚的感情,而我,也是人生最后一次沉浸在校园式的传说中,你也不会再遇上一个像我这么幼稚的人了。我们越说越激动,然后洒泪,是洒泪不是流泪,别人眼里的你多么安静,而我一次又一次的触碰你的那根弦,使其发出尖锐的音乐。

    落地灯摔坏了,于是,家里到现在都一片漆黑。

    是啊,人生若是如初见。

    我就不会见到你那肮脏的双手,你那肮脏的话语。我心痛,心痛你在我心里不再是那个单纯的人,心痛曾经你多么优秀的站在我面前,如今却要我接受这些血淋淋的事实。是我的不信任换来这些事实,可我太弱了,就是挡不住一丝丝欺骗。最后面对越滚越大的血球,你要我怎么接受你背地里原来是这样一个人。我问你,还是,你从来就是这样的?

    我为它找了很多借口,人生的阴暗面。?

    ----------

    很久很久以前在人海茫茫
    有着一位姑娘
    她执著着信仰
    画着理想的模样

    时过境迁 在人海茫茫
    她迷失了方向
    最纯真的梦想
    已被遗忘在身旁

    多少双相似的翅膀
    经历了多少次不同的飞翔
    跌跌撞撞
    反复期望又失望

    这样的成长总带着一点儿点儿忧伤

  • 与其说夏末,不如说今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夏天。
    整个夏天都在清爽的空气中度过,中间有炎热过那么几天,接着被大量雨水覆盖。
    而今天已是9月开头,凭借过去的记忆,七八月份是一年中最炎热的时节,9月开学,气温趋向温和,然后走向短暂的秋天直奔冬天。
    而今年像是没有夏天的存在,一系列无袖、露背衣服都沉在箱底,无计可施。实际上我也并不热爱穿这样的衣裳,只不过觉得比起露胸来说,露背更显得自然。
    整个"夏天"依然是以黑色系为主的衣服。朋友经常见我的一句话便是“又是黑色.." 
    有一天我闲着无聊,穿了暗红色带着腰果花纹的长裙和暗红色上衣外出,朋友非常敏感的指向我竟然有非黑色的衣服。
    黑色令人感觉安全,这点我在10年前就意识到了。

    夜深了,当你习惯了一件事后,突然有一点它消失了,你辗转难眠,不适应,祈求过程缩短,早日恢复正常。
    可是过程再怎么缩短,还是有这样的一个过程,只能长叹,
    若无离别,该有多好。

  • 2014-08-31

    偶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记得
    我听过你的歌声
    划过你的脸颊
    留下带着感情的痕迹
    若无情感
    你是无法察觉那一丝温暖的
    你相信也好
    不相信也罢
    最后化成的瞬间
    我仍无法释怀
    像在惩罚我过往的坦诚
    就这样罢了
    偶然 罢了

  • 2014-07-13

    两个月以来

    这两个月以来,感觉是锻炼了自身的孤独感。
    每天工作生活两点一线,有时心烦了,想到回家只身一人无人倾述,便找朋友去bar里喝两杯也好,在路边喝两杯也好,然后又回家。
    起初十分不习惯,各种扭计和崩溃,大肆宣扬苦痛感。
    两个月过去了,也不再因连续两天无人说话导致口腔发臭而诉苦,反而觉得太多事情未完成等着我去完善时间赋予的意义。
    当然也有不开心的时刻。或者一个人哭着走回家,或者酒后在家里的窗户向外大哭,或者对着花洒流泪与自来水融合在一起。这些都只是一个人的事情,别人也许知道,也许不知,但都未曾亲眼目睹。但这件事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就是释放和发泄而已,和过去不同。
    两个月后的一个周末。
    第一天,10点半起床,泡了杯咖啡,煮了碗饺子当作早餐。餐后打开电脑,翻开邮件,开启Ps,开始工作,时而打电话给同事问清楚方向。中午11点,把昨天超市里买的五花肉切丁,蒜、姜、洋葱切碎,翻炒,加入五香粉等各种材料,砂锅小火闷煮。下午3点,工作完毕,文件顺利发给同事,看了两个小时爸爸去哪儿,一边看一边在白色本子上乱画,不敢称之为画画,只能是乱画。他说过每天画一点一年下来你便看到自己的积累。于是我每天乱画一些,有时候翻开本子,有趣的发现上面有分数,这是生活的意外,即使难以见面却在生活之余留下点滴。下午6点,早上闷煮的卤肉成型,煮一点白饭,对着康熙来了吃晚餐。晚餐后洗碗、收叠衣服、整理衣柜、冲凉。在香薰灯里加了点水和精油,听着secet garden,写了一篇日记,然后坐在沙发上看书,最近看海边的卡夫卡,500页的长篇,一半还没看完。看着看着居然眼困了,11点躺在沙发上睡着了,醒来时已经近一点,收拾好书本,关了厨房的灯,留在客厅一盏小黄灯,进睡房入睡。

    第二天,6点半醒来,发现他头发乱糟糟的也工作完毕回家,样子十分疲倦,睡梦中经常脸上带着表情,时而愤怒时而嬉笑,会说梦话,大概是工作中的一些话语。我在9点半醒来,京东快递敲醒我。买了两瓶全脂牛奶和一些面食。起床,冲了杯咖啡,开了电脑,发现工作已经在昨天完成了,随意浏览了微博(我依然觉得微博是能带来信息的平台虽然它已渐渐被抛弃 朋友圈只是私生活 但无法给你带来有用的信息),看到广告门说Nike这次会如何营销时笑了,搏上一切到搏剩一个到最后一个都不剩,自从微博衰落后,digital似乎被圈进了一个瓶颈,只是一群广告人的自娱自乐。接着又在白色本子上乱画,然后继续看书,只看到120几页,发现看完它似乎有点漫长,暗自下决心一个月内利用空余时间要看完。11点他闹钟响了,我煮了一碗饺子,他吃完又出门,今晚是最后一战,我也有点害怕长达两个月的忙碌突然要结束了,生活又会是怎样。但这两个月来,我确实沉静了不少,每天兜兜转转,有更多的时间思考,当然也有扭计和不解的时候。
    两个月以来,大概这样。

     

  • 2014-05-29

    140529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大概也就这样吧,看看书,写写字,再把那些事情做做。

    明天--我在上海第一家公司的last day。
    这样的一天也和我当初计划的时间差不多,稍微来得晚一点而已。
    时间节点是差不多的。
    离开一家公司,我完全没有感情的公司,从我进来的第一天我便知道我要尽早离开,

    只是没想到,一呆也呆了半年,也没想到,在这里,会认识一些朋友,会发生一些事,
    一些也许在这座城市会成为重要的朋友,和一些人生履历中重要的事情。
    有些事情,即使知道过了一定的时期便会安然无恙,但在当下,内心仍旧澎湃。
    这样的事,总想用文字记录下来,好在人生的后半段可有翻阅的回忆。
    如果说,把它当成一件成长中的故事会不会显得太残酷? 

    有时候在想,那些写小说的人,是否经常写着自己的故事。
    他们可以抽离自身,假装创造一个人物,写他人的故事,而实际内容却参杂着自己的故事,
    我想这也不是不可能。
    就像Y文说写歌词,写的是自己的故事,只不过有时把时间地点人物变换了,而起思想仍是自己的。
    于是,我把好多这样的节点写下来,
    盼着有一天,我能利用别人的身份,把这样的事套用在那些“别人”的身上。

    接下来有一个星期free day,我想日子大概会是这样子吧。
    每天宅在家里,早上很早起床,冲一杯咖啡做一份早餐,开始看书,
    一直到中午,又简单的做一份午餐,然后休息半个小时,下午做自己的工作,
    晚上给自己做一份水果色拉,再继续看书,或者剪纸,或者其他工作,然后睡觉。
    大概可以这样安逸的生活1个星期,然后,便开始新的工作。

    明天,仍然很未知。 
    我很羡慕他们可以有专注做一件事情的心思。

  • 2014-05-04

    20140504

    一個下午都戴著耳機聽久石讓的音樂,一個上班日的下午。
    一本書容易令人沉浸在情節當中,化身于主人翁或是某個角色,情緒與之相當的波動起伏。
    一首音樂亦然。
    聽一首音樂,所表達的畫面都呈現在大腦眼前,音樂通過音符令人聯想到喜怒哀樂的情節,
    聽完它,像是看完一場電影一般。

    記得讀書時上課我會像現在這樣。坐在課室最後幾排的位置,或是坐在第一排最左上角靠床邊的位置。
    大學的課室一般沒人坐第一排,最前面的都集中在第三四排,於是第一排變得很不起眼。
    靠窗邊光線會照射進來,映在桌子上反光,你整個人就好像透明了一樣,沒人會注意你。
    我聽著音樂,拿著日記本,寫上一節課的日記。
    45分鐘,剛剛好,寫完一篇,然後下課。

    有一次在多媒體教室上課,課室很大,我和幾個同學坐在最後幾排的位置,過道右邊是另一專業的男生們。
    實際上我們故意坐在那裡,當時知道只有上多媒體課他才會出現,而且和那群人一起。
    後來他真來上課了,我瞄了他幾眼,身邊的女同學弱弱的起鬨了一番。
    課堂上我依然拿著日記本寫日記,滿滿寫了兩節課,當然也寫下了他來上課坐在我附近的感言。
    後來的後來...幾個月後,我們認識了。
    他問我當時上課總在寫什麽,我胡說八道的隨便講了一些。
    再後來就想所有預想的情節一樣,我們關係越來越好。
    一起約好去上英語課,一起到X城玩。當時覺得很神奇。
    從我一直默默的關注一個人到認識到熟悉,雖然時間很短,但也為大學留下了點記憶。
    雖然沒有特開心或者特傷心或者特幸福的感情在裡面,但也算是一段特青春的回憶,平淡的。
    他應該沒想過這麼多年後我還會記得然後寫下這些,
    只是我會想到,我生命中來往過的人,即使是微不足道我從不搭理的人,
    都會一直放在心上,然後變成一個故事。

    久石讓的音樂聽得差不多了,這是去年他給我準備的起床時聽的音樂。。

  • 2014-03-23

    20140323

    亲爱的自己,做人需要自控,不是饿了就吃困了就睡觉,你不能自私的做任何事情。
    晚上窗外的路灯很美,我似乎对着空气欢乐的说着这一切,我知道你会放在心里,在某一个时刻也与我一样,站在窗户边看着这一景象。
    我和众人在欢乐的气氛中喝酒聊天,同时发着信息,似乎忙得不可开交。
    他们说,你在这里感到孤独是因为还没有朋友,慢慢的,你会有很多朋友,那时候便习惯了。
    我坐在热闹的气氛中,身边有很多人陪着我聊天喝酒,但却没有感到丰富和满足,我设想着恐怖的情节。
    如果这样的生活才是应有的丰富那其实我要的是两个人坐在这里而不是一个人的一群人。
    我站在霓虹灯下,望着这个花花世界,问着身边的他们以后是否会留在这里,
    他们告诉我喜欢这里,喜欢这里的环境,回去他们所在的地方根本没有这里繁华。
    我说,我并不喜欢这个繁华的世界,它代表着一种诱惑,这种诱惑也许是对大多数人的诱惑但不是我。
    它曾经那么辉煌,思绪回到几十年前,曾经的百乐汇门前我想是灯火通明夜夜笙歌,有着各色人群,高贵或者卑贱,
    那样一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它残留下来的,不是历史的印证,而是人性的弱点,我喜欢这段历史,但不喜欢贪婪的社会。
    一个60年代的男人与我聊天,说他是台湾人,15岁到美国生活了几十年。
    我对这个人并没有兴趣,只是他说起台湾我突然好奇起来。
    从台湾回来后我看很多关于台湾的历史,《我们台湾这些年》引起我的关注,加上爸爸对我说的现实,
    我问他,在他14岁之前的台湾是怎样的。我对他14岁前是怎样的毫无兴趣,我只想知道一个真实的台湾。
    我记得那一夜在台北,我们在小巷子里找到一间酒吧坐下,迎面走来一个身材丰满台湾女人与我们聊天,
    当时我对台湾的这段历史并没有很熟悉,只是轻微懂得台湾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地方,它包含着许多分别的泪水。
    那一夜我身边的朋友问了她很多历史,我根本不懂,如今我与当时的他一样好奇,
    想再走一遍台湾,去到那条巷子那间酒吧,问她关于台湾曾经的历史。
    后来那个60年代的男人说要回家了,这点对我也毫无兴趣,只是发现自己问太多说太多话这点并不好,
    但我还是感谢他认真回答我的问题,有幸我想写下一篇关于台湾的历史。
    喝酒喝到三点多回家,家里开着暖气很温馨,还有一个等待的人,我不确定他会不会等我回来但我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在身边总是很温暖。
    我发现我真的已经不爱那种花天酒地的生活,曾经的我坠落在醉生梦死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但渐渐这两年来,我发现自己是已经拔根而起的不爱这样的生活了。
    我并没有因为一个晚上认识了很多朋友而感到充实,我知道如今我向往的生活不再是因为有朋友有节目而满足。
    自从两年前认识你,我似乎已经慢慢习惯这种状态了。
    我曾经给你写过一封信,这封信到现在都没有拿给你看。
    我说,如果很久以后有一天你不在我身边了,也许我会继续做着自己的设计写自己的小说,像你曾经鼓励我的一样,继续写下去。
    我想我会很难爱上另一个人。我想就像7年前那样,发现自己丧失爱一个人的能力。
    7年前,我对女人说,我很想有一个我爱的人为他付出,可是不管身边的朋友怎么介绍给我,
    甚至有些很帅条件很好,我始终没办法对他们产生兴趣,也许在和他的日子里,那种气质已经埋进心里很难抹去。
    7年后这样的想法又一次刻在我心里。
    今天我给女人写了一封信,三页A4纸,自上一次给她写信,估计已有10年时间了。

  • 2014-03-17

    20140317

    有一些微妙的情节注入生活 你总是在意那些不起眼的小细节
    或者是自己一厢情愿的以为这样 或者其实本是美丽的际遇
    即使是一个微笑 一句话 一个动作你都那么在意 没有人知道你可以这么观察入微
    唉 
    安妮说 人必须学会自控 不是饿了就吃 困了就睡 
    控制自己的一切想法和行为是毕生要做的事 即使内心再起伏再波动也要保持平静
    只需一个微笑 就足够了。
    如果你也同样在意过这样的神情

  • 2014-03-13

    他。

    她说她在随后的生涯中都没有见结果他,不知道他过得怎样,也找不到关于他的资讯。身边认识他的朋友只知道他人在哪,没有人可以很详细的告诉她,他的具体情况。

    有时候她会在梦里见到他,梦中的她依然是当年的模样。梦里他们像隔着坎,没有交谈,或者话少,开心的片段是没有的,只有揪心,像吵架中的情侣。
    她说想他当年的性格一样,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一句话都会惹到他生气。但她却钟情于这样的大男人性格,即使争吵越发激烈,没有止境....她始终认为这是两个人的一种相处方式,没有情绪的生活又怎能证明存在呢。

    有一次她在梦里见到他破烂不堪的模样,他说那个女人离开他了,他现在没有钱。她把他带上的士,给他一瓶水,搂着他,感受这一切,没有言语。她知道,这是在现实中不可能发生的情节,他是那么的优秀,那么自信。这样狼狈的情节他会把它埋在心底,或是世界之外的地方。

    于是,在往后的生涯中,她真的再没见过他一面,甚至连他的照片也没有,看不到他变老的模样,发胖的模样。她印象中的他,永远停留在那年20岁时候皮肤黝黑,身体健壮偏瘦,留着卷长发,有一双漂亮袖长的手,会发你脾气也会给你温暖的男人。

  • 2014-02-27

    .

    我对生活的期望 亦是对文字的记载
    不知道未来是否能完成这个梦想 但在今时今日我仍坚持着

  • 2013-12-15

    20131215

    凌晨1点31分,我一个人坐在白色书桌前,听着久违的千里共良宵,突然想写些什么。
    晚上和妈妈打过电话,她说大姑在医院让我给打个电话,她应该会很开心。我当然十分乐意,挂了电话便送去问候。
    年龄越长的时候越发现对亲情的重视,这种重视也许不是时刻的陪伴,或者把他们当作生活的重心和唯一,而是一种挂心和尊重。想着小的时候,在他们年轻的岁月里伴随着成长的日子,那时他们年轻,有足够的精力为我们这群小孩打点着,照料着我们;那时他们年轻,我们年幼,他们有足够的认知告诉我们新鲜的事物;那时他们年轻,可以随时带着我们去游乐园或者在家里吃一餐丰盛的午餐。
    而20几年过去,我们成长,他们老去。他们已经没有足够的精力照顾我们,也没有足够的认知告诉我们新鲜的事物,没有力气为我们做一餐丰盛的午餐。他们一天天老去,留不住曾经的年华,我们走在了他们的前面,走得越来越快,而他们渐渐停留在那时的世界不再前进。
    我想着,他们会希望依然能像过去那样,告诉我们很多觉得我们都不懂的事情,会希望我们还是那时的小孩可以听大人的话。
    当我意识到这些时,我越发重视这样的亲情。听他们唠叨一些我不愿意听到的言语,只是听着,即使是令内心纠结的言语也安静地听着,点头,不反驳,只是微笑的说是,像小时候那样,觉得他们是一个很大的世界,这是尊重。剩下的,即使不愉快,也自己消化。
    我想他们比我们更害怕,有一天不能再这样对我们唠叨,有一天不能再这样讲述家常,所以他们不停的讲,我们需要不停的满足。
    又过去一年,我不再害怕在春节时遇到很多亲戚唠叨着不想听到的话语,只想在和他们共度的余生好好珍惜每一次说话的机会。

  • 我在这所城市暂时安定下来,每天按时起床,做早餐,化妆,清洗餐具然后上班。下班回来,做只需要20分钟的简单晚餐,伴随娱乐节目进食,然后清洗餐具,洗澡,做简单的10分钟小运动,然后看书,或者刺绣,或者抄书。凌晨1点会上床睡觉。

    每天都期盼着能呆在家里面。这房子租下来的第二天我们便买了一些小物件装饰它,明知道这房间终将不属于自己也会因要与它共处很长一段时间而细心装扮,没有把它改装得最理想的样子,但是起码的舒适、安详是存在的。

    过去自己心燥,一到周末总想往外跑,在"家"呆的时间并不多。而今却不愿去任何地方,即使下班很想去哪个地方逛一逛到最后却自觉的走回家。
    可以在厨房里学做点小菜式,可以坐在白色书桌前对着电脑娱乐,可以坐在沙发上脚挂在铺着米色麻布的桌上,依着落地灯看书,可以到二楼衣柜前整理衣服,可以坐在楼梯口上玩弄麻布上的刺绣,一切生活似乎都可以足不出们的完成,一点没有空荡的感觉。确定的是,这是我想要的生活方式。
    只是,偶然在沙发上望着前方书桌前的背影,想到若是没有这样一个人我想会很失落。
    是因为认识的时候正确么,在我安静的时候认识一切都变得安详,内心却起伏着热闹的旋律,觉得这样平静的生活必须过一辈子才足够,觉得每天这样的平静需要用一辈子来享受,想着想着会陷入悲伤模式,倘若有那么意外的一天,这样的身影不再围绕在我身边,我将会如何的落寞,那么,我想我会很难找到另一个人可以有这么温暖的节奏,或是一个人过着同样的生活,依靠着思念同样安静的过下去....

    那天见到路边的树叶呈现不同的色彩,竹青色,秋香色,琥珀色,蜜柑色...有层次的夹杂在一起,是这里冬日里美丽的画。
    我在过去20几年中从未见过,因此感到开心,我的选择是正确的,因为有新鲜的事物环绕着。
    然而,只要不是在生我的家乡,其实我去哪里都一样,暂时没有落地的家的感觉,呵呵...

  • 2013-11-17

    一个梦。

    前天晚上做了一个梦,直到今天都在内心回荡着。
    梦里的女孩有一张肤色偏黑的脸,齐刘海,虽然不化妆却可以感觉到化妆后可以是可爱的脸蛋,有一双纯真的眼神。
    在梦里她住在那个房子的楼下。
    一天晚上我得知这样的消息后,和他回家的路上故意敲了几声她家的门之后和他一起上楼,回到房间后,那女孩抱着被子上来看见我便转身离去。
    我望着他感到有些气愤,好像知道了些什么,然后追上去找那个女孩,那女孩依然一脸质朴的样子看着我又羞涩的低头,记得梦里的诠释应该是她知道他回来,敲几声门像是冷的暗号,她为他送上被子。只是一个温暖的动作。梦里的事好像是,他们分开后她租到了他楼下的房子,只要一出门便可以望见他家的窗户,似乎有一种说不断的情。而他一直没有出声也没有解释些什么。我在梦里感到疑惑。梦里我和她有过一些对话,一些对事实不了解想探求过去一些真相的对话。她像是无声的哭泣,她无声的感伤而我也陷入困惑,带着一丝不安。
    醒来后内心没有像过去一样不安也没有特别感伤,对那女孩觉得纯真质朴依然想探究真相。
    然而对于过去就像是没发生过一样,即使我有意的追寻或是无意的看过文字和图像都依然疑惑那是怎样的一段故事。梦里的脸和我看过的图像相似。
    或许是有些事情过去了不需要再提起,但我仍然好奇的想知道许多关于别人的故事,这个“别人”有太多的定义。
    他对过去闭口不谈,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有时候我只是一个人无味的回想着一些曾经留下的文字,在此之前的爱情是如何。
    或许知道得太多也并不好。
    那天在入睡前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无趣的翻阅着过去的一些东西,临睡前看过一把吉他,他说上面满载着几年的故事,于是我放大图片寻找当中的图案想探索些什么,入睡后我便做了这样一个梦。

  • 2013-10-08

    2013.10.09

    晚上看到包包结婚的消息,想起这个一直叫我”姑婆“的侄子实际上是我大学同学。
    而名字的由来,是初入大学的那一年中秋节,班里的同学组织在草地上相聚。包包是一个很可爱的男生,他说我太爱笑了,说我是大笑姑婆,于是,从那时起便简称我姑婆,而我也就这么习惯的被叫了8年,以至于手机里他的名字都是”侄子”。
    如今他结婚了,像是一种标记,标记着曾经的青春年华不再。 曾经那个坐在草地上闲聊的学生年代不复存在,以后的日子也不可能再拥有,即使是那么一瞬间的拥有都是奢望。
    回忆里的故事都是奢望而难求的,我们总是很希望过去某个时刻可以重演一遍,总是希望能重蹈覆辙人生某一件深刻的小事。就像我一直到不了的丽江一般,六年过去了,它已经变成一个便千万人踏过的城市,而我却从期盼变成无望。六年前那个听着许巍的《旅行》,计划着丽江的每一条小道应该如何去行走,每一天应该如何过的自己已经消失在记忆中。再后来,变成了期待,期待有一个重要的人带我去我期盼中的古城,再后来,这一切似乎已经不再重要了,他们说遗憾也是一种美,算是年轻时的遗憾吧。播放器里播着《旅行》,当前奏想起的时候,想起的,总是那一个荒凉的时节,无助又孤立的自己,望着已被拆掉的画展框架,和消逝的人群。曾经有个人,在那里办过的画展,是那么的轰烈。

  • 2013-10-08

    2013.10.8.

    2013年10月8日,凌晨,00:51.
    秋风,瑟瑟。
    在这个貌似繁忙的午夜我却不想继续做必须的事,听着播放器里一遍又一遍循环的音乐。
    “我独自走在暖风的夜,多想向过去告别,当季节不停更迭....”
    这样温柔的声音带走了我的思绪,对于一首歌一个故事,或者对于那么一些年的秋自己已经写过了无数遍却依然想落笔记下这样的课题。
    今天对着手机电话本400几个电话开始做清理,最后仅存下140来个电话。你的人生真的不需要那么多的朋友。余下的人生,我只想好好对待这些重要的友人。
    这几天似乎带着任务做着一些事情,我才发现自己真的不喜欢这样要求自己,也许这就是性格的不相同,我也知道那样的要求是好的,可是自己不是这样的性格去按这样的标准行事总是有些痛苦,到最后发现远处原来的声音也不好,有些伤心。也许这样久而久之也会习惯,可是在这一刻却突然有些反感,也许同时也在反感自己。自己也不太清楚,明白的是,此刻的自己有亿万的话想说,明白的是,此刻的自己想找人聊天倾述。一个不需要太相熟的人,我只是随便说电话当做释放,用另外的语言释放那一刻自己的压抑。我不会对你说我怎么了,我也不会对你说我心中的压抑,我只会告诉你,今天秋风四起,很凉爽,请你听一首《寂寞的季节》。
    不好的情绪,不好的心情,想轻松一点过生活。也许本体便是不安的。

  • 窗外的风声呼啸而过,我坐在这里,享受这一刻的清凉。
    秋意连绵,我听到树叶见摩擦发出的声音,一阵一阵,想起这样的时刻总是发生在开学初季。
    这一刻,想起喜欢听电台的初中,想起不爱读书的高中,想起孤独的九月天。
    说是孤独,却只不过是兀自内心的孤独罢了。只是一个人活在自己幻想的世界里行走,只是这样的行走,任风吹拂,有时想很多,有时什么都不想,有时在回忆,有时只是想看看对岸是否有那个他的出现。这是在那样一个年华才会发生的事情。
    我记得他同样喜欢行走,速度很慢,慢得我赶不上的节奏,他沿着桥边走过,望着校园里的江水,就这么望着,几分钟后再走几步。然后有一天,我和他一起散步,他很开心,像小孩子一样的开心,我们在校园里走了很多圈,每一圈经过宿舍楼下,楼上539的女人都会望着我们笑。走过4栋的女生宿舍,走过二教,走过天马一桥,走过足球场,走过男生宿舍,走过学校饭堂,再走回4栋......很多年后的今天回想起来,一切似乎多么美好,如果在一起,又会是怎样。
    如今,恰似在不适合的年龄,我依然想做这样一件事。
    这样的一件事,我们在行走,放慢脚步,吹着秋天的风,听着树叶的声音,在像是校园的林荫小道,慢慢的走,一圈又一圈,我们并肩而行,只是在漫步....
    秋天,是暧昧的季节。

  • 2013-10-03

    拾月。离

    2003年10月3日,晴。
         今年的秋天似乎来得比往年快,最近几天空气中尽是弥漫着凉凉的秋意,而我也披上单薄的长袖.
          我知道,很快,我便会离开这里,离开我生活了很多年的城市。距离上一次,从中山来到广州,已是5年时间,而实际上我在这所城市生活了6年半,在中山生活1年半,离汕8年。这一个个的数字记录着我的成长。从那一年懵懂的看着超女,准备上大学的小女生走到今天,似乎已经走了很远很远,而回头却历历在目。
           也许有些时间段被我遗忘,我依稀只记得某些片段,比如07年初到中山,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没有一个朋友,每天独来独往,不敢与别人交谈。比如07年最后一天,我认识了一个有礼貌的朋友,他说你是我07年最后一天认识的朋友,而今他已为人父。比如09年初我准备离开中山,没有不舍,带着对广州的热爱和憧憬离开,然后在那一年,遇见了一帮人生中很重要的朋友。比如09年刚进凤凰,遇见Allan、一杨、毛毛、宇儿、小新、胡洋、小饭、智伟、JACK等等等等的人,我们在那个初入社会的青葱时代相遇,每晚到大排挡醉生梦死,这成了我在广州最好的回忆。而我,在5年后准备离开的这一刻,想好好道别的人也只有你们。  
            我回想着曾经年少猖狂的日子,对比如今安静的自己,放佛回到6年前那个自己,只是,那时的自己还不够成熟。我大概也忘了那样的一段时光我如何走过,但如今一切已无所谓。
             记忆里还浮现着几年前喜欢玩乐的自己,而今天却是不知如何与人沟通。很多时候我在想,如果我早一点认识你,我是否可以早点变成现在的自己,和你一起努力,我可以在更年轻的时候离开;如果我早一点认识你,在几年后的现在我是否已经成为梦想中的人,或是比现在更好一些。想了很久很久....也许都是冥冥中注定....今天的我遇上你,是最美好的时光,而你,让我变得更好。 
             下个月的今天,也许我便坐在远方的出租屋里,望着窗外秋冬的景象,回忆过去的日子,憧憬未来的生活。一所陌生而憧憬的城市——我从没到达过的江南。很多年前小新说,如果男朋友说去上海工作,那会怎样呢。我回复她说会毫不犹豫的跟着去。我记得在很多年前便妄想有人带我北漂,一个不安分的自己,不能说想去他乡创一番什么事业,自知之明的清楚自己的能力不足,我说我只想去玩玩。要认识一所城市,只是几天的游乐是不顾的,需要生活,把它生活透了。而当初美好的愿景便是,走到每所喜爱的城市,生活两年,然后离开。
            很多年以后,他说他想去上海,如果我不喜欢可以留在广州。而我怎么会不喜欢呢,这么多年来我巴不得有人赶紧把我带走,去到另一个新鲜的城市生活,我说那就走吧,去上海。我记得那时他有些些感动,也许当初对我还不够了解,以为我只是成就他的事业。他不知道我内心渴望的是另一个所城市,他不知道我是多么漂浮不定的人。 几个月后的今天,他把上海的一切安排好了,而我却还是一副玩世不恭的状态,没有作品,没有简历,没有安排,没有储备,他开始着急担心说你不要那么懒散,也许几个月后的今天,他才明白,我只是一个没有安排只是一个想玩儿的人而并非像他一样对事业的激情。
           离开是不舍,是兴奋,是憧憬,是害怕。上海,一座我没有到过的城市,一座没有一个朋友的城市。也许在过去我不会这么担心,我可以很快的认识一群朋友,与他们结伴,形成一个新的圈子。可是今天我发现自己渐渐失去沟通的能力,喜欢一个朋友,却不知道如何与TA接近,如何和对方聊天,如何与之成为好朋友,同时也很怕与人接触。这也许是自身的变化,也许是年纪的变化。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准备离开我需要与谁道别。那天翻了通讯录,只剩下几个要好的老朋友和凤凰一群人。这五年来一起玩乐的友人,曾经像是极其要好经常联系,经常一起相聚的人在这一刻变得陌生,似乎已没有说再见的必要。而或许,这样,也已经足够了。 
           剩下的日子,珍惜。 
           未来的生活,珍惜。 

  • 2013-09-15

    失落

    我想,勉強總是難過的,於是我強迫自己不去勉強他人的行為,雖然很難。
    但我因為勉強而難過,有時候明知道問出口的話總會受傷,卻總帶著希望去尋找答案,結果如初。
    失落,依然是失落,這一陣我被失落包圍著即使我對著你們笑。可是我沒有很開心。
    我失落又能怎樣呢,這種感覺是不能說出來的,更不能被知曉的。
    那天晚上我忍不住把許多失落的感覺湧出來寫成文字告訴他,我們太久沒有見面,沒有太多共同的朋友卻是彼此永久的好兄弟,我把懦弱的一面展示在他眼前,同時眼淚不停的掉,像是這一陣子的委屈全然化成淚水和文字一般湧出。因為親密而不親近的關係,我在最無助的那一刻不怕被他知道我的失落。但這樣的話語,也許幾年我才會對他說一次。而平時,都是自己吞,或是化成別人看不懂的字眼,釋放出來。
    我能告訴你我很失落,卻無法對你說出發生什麽事。
    我想,要化解失落,只有把自己從黑洞裡拉出來,驕傲自主,像三毛那樣的女人。
    但漩渦里盤旋太久,容易迷失,我無法輕易走出去。
    我克制住自己,希望回到過去的自己,一切都是驕傲的。
    但這一切我暫時還做不到。

  • 2013-09-12

    20130912

    我听到他辞职的那一刻,我才恍然我要走了,这次是真的要走了。
    过去一年里,千千万万次计划着那个时间离开都不足这一刻来得真实,只是内心的期盼,对另一个城市的期盼。
    这一次,他的一句辞职是没有退路的,
    我内心所想的不再是对另一个地方的期盼,而是对这个城市的情感。
    他说他感到伤感,对于这次离别。
    而对我来说,离开一个公司确是兴奋地,对另一种新鲜生活的兴奋感。
    或许是和星座有关,是性格。这么多年来,总是追求一种新鲜的生活,不安分在一个地方呆太长时间。而他,却可以在一个地方呆很长时间。他们说我对人也如此,后来我想想,他们所说的人,只不过是我生命中微不足道的过客,没有留下深刻的足迹,他们对我并不造成影响,只是在某一刻,联系比较紧密,仅此而已。回过头看,没有爱。但过往并非所有人都是过客。
    而如今,眼前的人,确实让我感到安心的,与过客无关,是可以着实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我回想起这么多年我离开的公司,没有一次感到不舍。就算是我最怀念的凤凰,也只是在他们离别的时候流泪,而我走也正是因为他们的离开。或许这次会些许不舍,倘若不是离开这所城市,我想我会在这里呆很久。
    但对于另一个城市,我过去随便并不喜欢它,但内心却也是兴奋的,只是对一个新鲜地方感到兴奋,与这所城市无关。喜欢变动,喜欢不停的行走,喜欢看不同的东西,喜欢变换不同的生活,仅此而已罢了。我看回3年前我写的微博,"我想有个人可以带着我不停地换城市生活,不停的旅游,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留下我们的痕迹。“今天你帮我实现当初的梦想,把我从广东带出去,以后,可以把我带到更远的地方么?我知道我一个人无法行走。

     

  • 2013-09-11

    对自己失望

    读到三毛和荷西在撒哈拉的故事,实际上我是先读《梦里花落知多少》,看完荷西出事后三毛对他的思念,才反过来读她和荷西快乐的日子。
    我羡慕她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女人,有自己的主张不
    受人影响。当荷西对她说'我们结婚吧',她却以自己计划去撒哈拉为由企图把婚事推迟。她是爱荷西的,但她更懂得爱自己,爱自己的生活。她与荷西结婚的条件是我行我素,不干涉对方,而这正是荷西喜爱她的缘故。她知道如何把两个人结合,再让两个人稍微分开。
    同时我开始痛恨自己,越来越把自己的世界与另外一个人绑定在一起。
    当我感到失落的时候,我开始讨厌起自己,我不应该有这样的失落。人本来就是一个人来一个人走,于是我开始安慰自己,对方必须只是你人生中的一个点,你才是生活的主角。
    我开始哭泣,泪水混淆了我的视线,说好的"个体"开始分不清,我融入到了过去的坏思想里,我努力把自己抽出来现在又突然陷进去,不明不白的把自己的未来和别人绑在一起,我对自己失望透顶。

    我留着泪说着对你感到失望的话,实际上却是对自己失望,对自己不能成为真正个体的失望。
    一直尝试着把自己的"个体轮"灌输给父亲母亲,希望他们明白,人本来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不要把未来和我联系在一起,我孝顺你们这是应当的事,但不要要求我与你们的思想同行。我尝试用"个体轮"告诉我他们我爱他们但不能是绑定却不懂得置换身份,如今我好像是"父母",要求自己的”儿女"与我思想联系在一起。

    他说我一遇到困难就想着离开。而我却不否认自己是个逃避问题的人,不懂得面对的人和事,我只能逃避。
    昨晚我对着他的微信打下了很多话,一年来没说过这么多自己的事,在一瞬间爆发开来,一边打着字一边流泪。毕业10几年来我们见面不到5次,却知道内心底还有这样一个bro,在我需要的时候他在身边,不需要任何言语,我只是找个信任的人来听我说话.
    我说我已经
    很久很久没有将自己这么懦弱脆弱的一面说出来了,我感受到周围的人即使是用关心的言语来问你却也只不过是嘘寒问暖,或者一个转身,自己的懦弱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料。于是把心紧紧关闭起来,只在你面前撒野,这是我对你的爱,也是是一种病态。

    昨天考完试我感觉到失落,认为冤枉和委屈,付出最好的努力却意外落败。我告诉他,然后争吵,然后又一次感到失落,觉得他只想着自己,这是天大的难过。回到家没有网络,不知道做什么好,于是埋头大睡,一个钟头后在失落中醒来,我想到考试的情景,觉得委屈,又想睡觉却怎么也睡不着。
    我开始想了很多过去和现在的事情,越发失落难过,却不知道可以做些什么。后来我拿起日记本,发现上一次写日记已经是半年前,2013年3月3日,我写了一句“五月SH,期待”。半年过去了,他不懂得我曾经的期待,于是也不会理解我现在的失落。我再次提起笔,一口次写下几千字的日记,把内心伤口逐字记录,心情得到舒缓。

  • 2013-08-31

    状态

    一个月以来 我甚至没有看完一本书 甚至没有做过一件特有意义的事情
    回想起来 我似乎是虚度了一个月时间
    但我感到彷徨 犹豫  迫切需要改变
    一个月以来 我莫名其妙的哭一遍却也释放不了内心的压抑
    但我却不敢用言语交谈去释放内心的恐惧
    我依然想起一年前自己写下的那番话:
    “我开始明白哭泣是不需要向世人交代的,我开始学会藏住自己的泪水微笑的说一句没事啊,我开始懂得别人的关心你只需要说一句谢谢就足够.我开始不懂得如何向亲密的人述说自己的脆弱,我开始在别人嘘寒问暖过后只是一句无病呻吟回应,你们懂了又能怎样呢.”
    我甚至开始觉得各种嘘寒问暖的关心都是对你的探测 甚至在背后讥讽你
    开始从内心只相信自己的判断和内心的自己对话
    开始觉得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是一件挺好的事

    彷徨 失落 恐惧 压抑 不知道怎么释放
    我又和自己对话 在大脑中对话 没有分贝 一切都是大脑中进行
    我怀疑夜间我独自睡觉听到的那一大串陌生人的对话是因为自己平常幻想太多对话而形成的
    我在大脑里对自己说话  安慰自己要沉住气 忍住一切暂时接受不了的事实
    忍受住一切不肯定  要向他学习像他那样的爆发
    或者对自己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其他人只是你的工具 你走到未来的辅助器而已
    做好自己分内的事 咬住牙关 闭紧耳道 听不见一切声音 
    对自己说了很多很多的话  以此平复内心的波浪起伏 
    在这段对话的时间里 我的行为陷入了一种呆滞的状态 或是发呆
    以为是平静的发呆状态  内心透过大脑却不知经历了多少轮的对话

    我又开始害怕被人看穿内心的脆弱 也更懂得那句话“最惨痛的伤口是难以拿来示人的”
    我对这一切感到恐惧 不知如何是好
    于是越发的想着逃避  逃避我不想面对的繁杂问题
    希望在某一处低落点可以reborn 人生需要不停地reborn
    于是我会经常问他 何时离开 
    其实当下内心是极度害怕和压抑才会想到离开。

  • 2013-08-29

    呵呵

    这两天天气有点过度闷热 整个人昏昏沉沉的 也不知在做些什么
    似乎只有在上班有工作的时候特别认真
    而后期待的私人时间却总是在发呆
    计划的事情总是一拖再拖 没有在轨道上行走
    因而越发的讨厌自己懒散的态度 
    过去似乎总会因懒散而美曰其名是潇洒的生活
    如今是有了新的觉悟?或者参照物太强 不爱这样的性格
    很多事情总会在想着想着蒸发掉了
    热情也总保留在那几度时间里
    看不下书 做不下功课 静不下心  今天怪罪于天气闷热 
    但生活是安详的 一切安详得好像这辈子就这样过完了
    一切又动荡得好像往后的人生承载不了

    九月伊始 需要有新鲜事物。

  • 2013-08-04

    《眠》

    周六,倾盆大雨,雷声不断。
    周日,烈日当头,时而多云。
    周末两日依然足不出门,把村上的《眠》看完,按短篇小说的话它的篇幅有些长了,但长度又不足以构成成篇故事,几十页小说,没有难读的字眼和历史背景,整个氛围有些极端,有些荒诞。前阵子读太多国外的小说背景复杂,其实所谓的复杂也只不过是我个人的复杂,对世界历史、战争、事件不熟悉,对外国文学、名人、政治学家和音乐家、思想家等的不熟悉,导致阅读时极其困难,需要中途停顿了解背景文化。日本或许是邻国的关系,阅读起来甚是轻松。

    17天的无眠,17个白天,17个黑夜。
    在现实中,这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


    他说,这本书写在1989年正值村上40岁时生活或工作各种不快的冲击,导致他写不出小说,按他的话说,是“心,变得僵硬而冷漠”,更没有社交,夫妻二人低调度日。直到春至,才把他内心的冰块慢慢融化,至后写下了《眠》。正是这样的背景,《眠》中的女主角像是他当时心境的化身,把他那段冰封的日子浓缩成17天荒诞的无眠日夜,春暖花开,在17天之后无眠无原因自然离去。


    女主角实际上被生活困住,在结婚前她钟爱读书,有自己的生活,而今生活被做饭、购物、洗衣、育儿代替,每天睁开眼睛那刻开始为丈夫儿子准备早餐,送他们出门上班上学,然后做家务,准备午餐,等候中午回家的丈夫,丈夫下午1点上班后她便去游泳运动,运动回来后准备晚餐,帮助儿子学习功课,然后睡觉,日复一日,他把这样的生活比喻为操作机器,记熟程序,单纯的开关按钮,一再重复。
    然而在这无眠的17天里,她拥有了自己可支配的时间,也就是晚上10点到早上6点这8个钟头,这是一段没有人打扰的时间,她像年轻时一样一遍吃着巧克力看着书,甚至一边品着结婚后因为丈夫不爱而自己便从不饮用的白兰地。


    她从对无眠的恐惧升华成对自己自由空间的享受。而这,正是她在婚后所缺失的自我。
    也许,这17个无眠日夜使得她从新思考人生,曾经丢失的自己,也许在第17天里她已经醒悟了生活某些精华所在,于是又在无原因下恢复正常的睡眠。

    而越近“被限定的年龄”,自身越是害怕越是清晰。“被限定的年龄”是社会遗留下来的问题,自己骨子里是传统的人害怕被限定被言语,然后对生活却越是清晰,清晰自己该如何走路,这两者,有些矛盾。

  • 2013-07-20

    颱風過境

    台风过境,下了一场大暴雨,赶走燥热沉闷的空气。

    最近一个星期有些力不从心,给自己的借口是身体不舒服,我需要更多的休息和放空。
    只是这样的放空令人焦虑不安,总觉得时间愈走愈快,在我停顿的时候它嘲笑我后退的步伐,于是加快频率的转动,我感觉空间一切都在10倍的运转,加速衰老的进度,最后看到镜子里白发苍苍的自己,无所作为,废物一般,悔恨不已。
    我在这梦魇中炸醒,害怕停顿的脚步,她说压力不要过大,我说如今停留就等于后退,只有前进,即使是艰难的前行也不至于被抛弃。
    只是内心依然迷糊,每天摘抄下一些片段,作为自勉,我已不懂如何去述说。

    那天想到自己是否有真正的与他人沟通和倾述。过去经常敞开心怀,把一切好的/不好的袒露出来,众目睽睽,或敷衍我的喜悦,或欣赏我的悲痛。渐渐地,不语,逐渐减少谈论真实的世界,即使面对最亲的人也只是简单的几句,偶尔愉悦的说两句自己的快乐,或是自我调侃以此混淆试听。
    我想到一些不悦的事,到最后却自己吞噬,没有对谁讲过。事件发生,哭闹,自我安慰,调节,最后埋在心底,或者可以散去,或者只能沉淀,或者会爆发,或者消失不见。我知道这个道理我去年就懂了。 
    2012年,11月,我写道“
    我开始明白哭泣是不需要向世人交代的,我开始学会藏住自己的泪水微笑的说一句没事啊,我开始懂得别人的关心你只需要说一句谢谢就足够.我开始不懂得如何向亲密的人述说自己的脆弱,我开始在别人嘘寒问暖过后只是一句无病呻吟回应,你们懂了又能怎样呢。“
    内心始终坚信一句话,"最惨痛的伤口是难以拿来示人的“。
    最后,我也只能在只有自己的空间里释放,然后假扮平常人一般生活,故作高傲.....

    我吞下6颗药丸,三颗血红色胶囊外壳,一颗淡黄色扁圆体,两颗白色椭圆带有点苦涩。每天如此,早中晚,说是调理身体,而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吞下这六颗药丸实际上是自残后的补救,然而补救只是微不足道的能量,它让你回不到过去,回不到可以健壮的体格,6颗药物只是在弥补你身体的一小块漏洞,抚平你内心的恐惧,让你暂时得到暂时的心安。

    被暴雨赶走燥热气温的午后,放着久石让的《rain》,音乐把你抽离到从前的某个时刻。
    我在冬日清晨的睡梦中苏醒,听到你放着这样一首音乐把我叫醒,朦胧中听到音符在身边围绕,是一种积极的力量,邹然觉得即使是寒流来袭也温暖,内心感动却不言语。我说开始喜欢冬天,因为冬天是温暖的,我们总是能在冰寒的气温里被冰冻又被融化,即使是最寒冷的冬天,阳光始终散发着热量。
    又或是秋末的午后,我蜷曲在沙发上睡着,你开着微弱的小黄灯,用最温柔的音量放着这样一张专辑,我放佛沉睡在暧昧的空间里,又像嬰兒般嗜睡。
    一首歌拉远了时空的距离,一切回忆点都那么遥远,一切镜像却在眼前。
    這一切的贈予,始終是最美好的。

    我想离开,想了半年,预谋了半年,越来越快了...是吗?

    2013年7月21日,凌晨,寫完一大堆東西,釋放了积压一个月的情绪。

     

  • 2013-06-30

    { 夢0630 }

    我梦见漫天繁星,圆月谱着地球表面的纹理,绽放着前所未有的光芒,满天是闪烁着小黄光的星星。

    我拿起手机却拍不下这见所未见的镜像,好像它是不许被记录一样。

    我在梦中用各种工具都找寻不到关于这景象的痕迹,请问身旁的朋友是否也在那一夜见到这样美丽的天空,而答案却都是否定的。

    这一瞬间的美好,像是隐藏在内心的秘密,只为一个人所释放,不允许被他人所知。

    而这样的秘密,更无法被记录,或者是,不能被记录。

    它存在,存在在那么一瞬间的偶遇,你遇上了却不能记住。

    又或者,它只是我内心一个美好的憧憬,憧憬着这样的一个轨道。

    但我可以肯定,在梦中那个世界里,我确实见到这样一幅镜像。

    一个谱着地球纹理的圆月,绽放前所未有的光芒,满天繁星闪烁着黄色的光色。

    是漫天,而非零星。

     

    醒来后,我想如果我会画画我要把它画下。

    可惜我只会用ps,只能用图片拼图,记录。

     

  • 2013-06-29

    周六。

    周六,炎热,宅家,喝了一杯咖啡,看完一本书,一部06年的电影,吃掉一个水蜜桃。

  • 2013-06-26

    夢裡

    2013.6.26

    我像得了嗜睡症一般的昏迷了11个小时,醒来后发现是一整天没喝咖啡的缘故。

    梦里回到小时候居住的地方,它变成了别人的住所,我想把它租下来,四房一厅加两个储存室,梦里的镜像与小时候一模一样,一个我住了14年的地方,即使在14岁以前大脑的记忆并没有特别强烈,可时间的累积还是让我把它记了下来。

    面向大门时一条长长的通道,把客厅和厨房隔开,通道用来放置鞋子和伞,客人从这里经过,换上拖鞋,进入屋内,它是一个转折点。通道与客厅间用砖头砌成的墙壁隔开,墙壁上镶嵌旧时推开式玻璃窗。客厅是一套黑色沙发,一张茶几用来冲泡功夫茶招待来客。两个储存室存放平日不用的物品,东西杂乱,阴暗潮湿,童年时我都不敢进去。客厅连着四个房间,一间是父母的新婚房,一间是奶奶休息处,一间原是曾祖母的小屋,而她在我出生后没有多久便过世了,对她印象模糊却总能记得她某一瞬间的样子,和蔼,笑容,亲切。她去世后这里成了饭厅。最后一间连着阳台,原本是饭厅后来我长大了,变成了我的私人空间。阳台向外望可以看到远处的大海,后来建了市政府大楼后便遮挡住了。
    这是我14岁以前所居住的地方。第五层楼,童年时我很少下楼玩。

    醒来时依旧觉得梦境一切都很真实,过去的房子,我要租下来,和回不去的时光。

     

  • 2013-06-23

    2013.6.23

    2013年6月23日

    傍晚前下了一场暴雨,维持了30分钟,天晴。
    每一次轰轰烈烈过后总是平淡。

    周日在家看书,整理文字,一边想着许多繁杂的小事,想到他说的不可能在同一时间专注做两件事。
    而在此时我才深刻感受到。
    贪心,这是我一直都明白的性格,在很多年前的日志里面也说过,我贪心的想把所有东西都学会,占为己有,但一天只有24小时,我不可能拥有全部。
    比如我在早上看《孤独六讲》,听他分析水浒传里的人物时我甚至想同时把水浒传给看了,听他讲秋瑾同时,我上网把秋瑾的一生简介给看了,这样的逻辑也许是连贯的。
    两个钟头后我看完其中一章后合起书继续看《不朽》,讲国外的近代历史我想把俄国的近代史给读了,虽然他与早上读的有些类似都是在讲政治,但毕竟是两个国度的事情很难同时吸收。
    近傍晚我重新看起安的《素年锦时》,回到现代,与政治无关,与历史无关。安静温柔的字眼讲述她童年生活的环境,母亲的刺绣,弄堂里不分彼此的家家户户,温暖到内心想起童年也是这样跑着各家各户没有防备之心,没有关闭的门,其乐融融。
    晚饭回来后,看了会设计的东西,想起今天做的事有些繁杂。

    过去我想的是有一条主干线比如设计,再有坚持的生活信念比如文字,最后是兴趣爱好比如剪纸,他们可以共存,我可以做着主要的事情同时兼顾信念和爱好。而今想想这一套只适合在大学运作,没有压力,没有竞争,所有事情都只是爱好没有必须的结果。
    于是最近都在矛盾一件事情,这么多1234567,我要从何开始,如何兼顾?

    近些日子受到一些刺激心情有些低落却也不敢表现出来。这样的性格是太好强也是太弱小,只能自我安慰慢慢来,总会有好的那一天。
    时间越来越快了也越来越慢了,矛盾在于我希望那个时间快点来到却不想时间过得太快。
    内心兼顾太多太累,六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学会选择和放弃,这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心理学的问题问你,你在一艘船上有XX、XX、XX等东西,现在船超重需要你扔掉其中几项,你会扔掉什么这样的问题。
    人只有一个大脑,一双眼睛一手双一双脚一个身躯两只眼睛两个鼻孔一张嘴,它有负荷量,若你不是超人你也只能兼顾这么多,多余的便要放手,否则便是阻碍你前行。
    这样的话只能写出来,像她说的我能写出2W字却说不出2句话。写出来的同时,自勉,自记。

    对于生活,我想我可以每天写下2W字,比如我还想写"LC结婚斌少如何回忆我们三人在大学时的友情"、"我在几个月内第一次为了与朋友吃饭化妆开心的出门"等等,但我却开始对他人讲不出20句话,不知道如何倾诉,不知别人愿不愿意听你说。写字不一样,你写出来同时对自己倾诉,愿意听你说的人自然会看,你不需要承担任何尴尬的后果。看过,关闭,或者看过,留言,这些后果都不会使你尴尬。

  • 2013-06-17

    流水账

    看回大巴过去的日志 时间显示第一篇是2009年 实际上我在05年就开始写日志
    一晃过去好像快10年了 没间断过 只是博客的地址换了又换
    大巴算是最后一个博客 在大巴之前有163三个新浪3个等等
    我知道换博客地址的意义 对我来说 在于换一种日子
    也就是说 你今天认识我 知道的是我大巴的地址 你只会了解09年开始的我
    而09年之前的我 被写在其他的空间里
    所以 每一个博客都被附有其时间上的意义
    总而言之 每一个博客都是一个故事
    而大巴 也许是最后的故事之一 只是暂时的最后

    我在09年写下与他们工作的日子像是读书一样 学生的年代
    四年过去 我们来到不同的公司不同的岗位
    过去在分别的时候说好的一个月吃一次饭见一次面实际上没有实行过
    但大家似乎都保存着那份心意
    内心有彼此 内心有当年我们的那个小团体
    这样也算是圆满了吧

    继昨天把《早安寄信人》看完写了一篇狗屎评论之后
    今天回到广州继续把《不朽》和《Frida》看完,不朽看得我不停翻查百度
    比如说他说到XX战争 我只能百度把XX战争的起始看过一遍
    总而言之 他是一本难度的书 但昆德拉的写法幽默讽刺而且带有政治议论性
    一方面我对政治有点爱好 另一方面对议论性的东西有些敏感
    而近几年我也越来越发现自己像个大妈一样噼里啪啦会不知不觉念起经来
    这点有点像爸爸 不知不觉开始讲道理 开始噼里啪啦的讲一大串大道理
    而这样的所谓"大道理"在我看来只是聊天 只是亲密的人总会很注意
    有时我会说到一半 对方觉得"又开始了...."
    At all.我像我爸。

    回广州后感觉日子又很忙碌
    周末LC结婚 我们要到湛江去为他庆贺
    我曾经的好兄弟 
    好像曾经在某个放假前夕 应该是大二那年 他说过要守护我之类的恶心话
    但事实上我们一直都只是好朋友好兄弟 只是总会讲一些恶心的话
    甚至在毕业后的聚会上会因为一首歌而大家哭泣
    我感觉到在这次婚礼上 我会弱弱有些感动
    因为LC 因为学斌....
    只是那晚他们会笙歌会喝酒
    过去在大学里 我也与他们一同喝酒至深夜 醉酒 呕吐 倾述  落下酒后会哭的毛病
    只是现在 我不能喝酒 没有酒精的作用 不知道泪水还会不会出来

    流水帐式的写法 睡了 晚安!

  • 今天把整整一本《早安 寄信人》看完,由9个故事组成浅白色主编的一本小说。
    我把9个故事看完,文字写得很美,但心里不停的骂狗血的剧情,但我想记录下来。
    让我来给你们讲8+1个狗血故事。

    壹。
    女孩一次偶然认识男孩,他们感情仅仅是几次见面,或是平日里一起图书馆里看书,男孩很少说话,安静的这样散步。女孩以为男女之间的感情就是这样,平淡如水,细水长流。后来男孩消失了,最后一次联系是女孩收到他的一封信和一张照片。信里男孩对她说他在看日出的时候感觉很失落,这样的情景,身边竟然没有人可以分享。简单几句话或者是信或者只是留言。女孩以为他走到哪里都会一直来信,结果没有,从此了无音讯。而女孩却一直单身着,内心一直想着他,惦记着他....
    (我可以说女孩自己YY吗)

    贰。
    女孩喜欢上棒球队的一个男孩,正好女孩的男死党也是同一球队的,于是,女孩有更多的借口去接触喜欢的男孩,男死党一边取笑女孩花痴又一边给他们制造机会。毕业之际,女孩忍不住写了封情书塞到喜欢的男孩信箱里,不料男孩一点反应也没有,毕业聚餐时,女孩发现喜欢的男孩跟自己最好的朋友在一起了。男死党始终守在她身边。
    很多年以后,最好的朋友告诉她有个摄影展一起去看。结果发现,男死党一直暗恋着她,喜欢着她,摄影展的名字为她而取,他把自己命名为"追风",意为"不眠不休的追着你远飞的影子,不放。"可是...在不久前男孩拍摄雪山时出了意外,一直昏迷不醒。直到女孩去看他时,他突然叫了一声女孩的名字.....
    (.............)

    叄。
    女孩在失业的那天去男朋友公司楼下找他却发现男朋友身边多了一个女人,于是在同一天失业和失恋。
    女孩有个同居却几乎不说话的房友,男性,因为一些细节女孩认为他是同性恋。
    因为一次失恋,女孩和房友有了交谈和接触,房友把她从失恋阴影走拉出来,后来女孩认识了新的男人并与他相恋,女孩把这件事告诉亲密的房友,第二天,房友消失了....
    一段时间后,女孩发现她心里一直想着他,直到最后女孩收到一个盒子,里面装满男房友对她的爱恋,可是,男放友却在非洲一次意外中死了....

    肆。
    (这篇极度狗血,我要用肤浅的语句写下)
    男主角A喜欢女主角A,在男主角B的帮助下追到了女A并与之相恋。后来两人分手了。
    男主角B和女A的好友女主角B在一起。
    一次女B生日提前回家,发现男B和女A赤裸一起!!!而当时男A正极力追求女B....
    最后女B和男A在一起了....
    很久之后,女B才发现,原来男B一直喜欢女A,只不过是兄弟男A喜欢的女孩他不想参合,而女A跟男A在一起也是为了能多见见男B...最后最后让男A没想到的是,女B在后来是一直寻找机会能接触男A。。。
    (尼玛啊!!我自己都混乱了!太狗血!)

    伍。
    女孩在网上认识了男孩,他们相互倾述,像是在谈恋爱。男孩四处跑,每到一个地方都拍照给女孩看,把女孩最喜欢的相片制成明信片寄给她,三年来如此。
    三年后,有一段时间,他们联系不再像从前那样亲密,女孩很难找到男孩。一个月后男孩要回来他们的城市,女孩偷偷到机场想接他给他一个惊喜,结果发现男孩身边有了其他女人。
    女孩很伤心,但也自此没和他联系,最后烧掉三年来所有的明信片.....
    故事就这样结束了.....

    六。
    女孩喜欢上比他大9岁的男孩,他们同在做一个叫“人类学田野调查”的工作,需要去很多偏远的地方做调查。
    男孩在一次调查中出了意外,不能再剧烈运动,不能再做调查的工作了。从此男孩性格不像以前那么开心。
    男孩向女孩求婚却遭到拒绝。当时女孩经常出外做调查,她想把男孩走过的地方走遍了,去男孩出事的地方走一遍给男孩力量再结。可是她没有说,只是对男孩说还不是时候....
    结果,男孩娶了其他女人,女孩送给男孩的结婚礼物是她这一路走遍男孩去过的所有地方的照片。
    (- -+)

    柒。
    她们是两表姐妹,小时候外公教她们书法并送给她们没人一盏灯。
    A从小成绩优异,但B也没有妒忌只是开心有这样一个姐姐。
    B在大学有了男朋友,但只是为了打发日子不是真正的喜欢。
    一次A去学校探望B,与B的男朋友一起吃饭,A说她的男朋友像外公,后来A和B的男朋友在一起了....
    很多年过去后,她们都在各自岗位上工作,B认识了一个男人,令她心动的男人。
    B与这个男人有过一夜交往之后,家里来了电话,爷爷过世了,结果B在丧礼上看到了那个令她心动的有过一夜交往的男人竟然是A的未婚夫!!!!!!最后,A也没有和那个男人结婚。
    结论是,那个男人想留在A身可以看见B,但是后来发现她们两姐妹都只是惦记着外公.....

    捌。
    女孩子遭受车祸撞伤了大脑,醒来时失忆了。男孩每天给她送雏菊,女孩觉得男孩对她这么好在失忆前一定是她男朋友。
    后来女孩才知道,这个男孩实际上是她男朋友的好兄弟,男朋友在出事的时候抢救无效死了,这个男孩答应他的好兄弟要好好照顾女孩。
    后来,女孩和他在一起了。

    九。
    (这篇我比较喜欢,不写了)

    我想说的是,剧情真的很狗血,每一篇我看到最后都是按耐不住情绪,想大声说一句尼玛。
    但这只是针对剧情,文笔很好,特别是第一篇,浅白色的字总是让人感觉舒服!